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极速资讯上海“电话亭女士”:吃喝别人给,身上是名牌

上海“电话亭女士”:吃喝别人给,身上是名牌

更新:2022-05-04 16:16:58编辑:jisumiaoxia归类:极速资讯人气:239

2022-05-04_16-13-20.png

那时是下午两点钟左右,她正挎着塞着衣服的包 ,拎着从打浦桥派出所接来的水,牵着她的小狗,走在斜土路街边。最终 ,她在斜土东路一家歇业的房屋中介门店前停了下来,和她的小狗一起吃午餐 。


她告诉记者,4月29日她从电话亭离开后 ,一直在斜土路附近。4月1日 ,黄浦区开始实行“封控管理 ”后,她便在海华小学门口的电话亭里安顿下来。4月18日,她察觉到海华小学开始有穿着防护服的人进进出出 ,也听闻附近要建方舱医院,准备搬离,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。直到4月29日 ,她离开电话亭。


这名女士并不愿意告知记者自己目前居住在何处,只是声称“住在同学家”,并不需要更多帮助 ,也并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。她告诉记者,她是山东人,生于1970年 ,来上海20年了 。


5月3日下午,在海华小学门卫室值班的一名保安告诉记者,她正月里就住在这里 ,“(吃的)她有自己的解决办法” 。这名保安曾看到有人给她送来吃的喝的。他表示 ,去年就曾注意到这名牵着狗的女士偶尔来电话亭,他听说,那条狗是她捡来的。他感觉 ,她那时似乎在外面流浪 。


“她不住这里,就会把东西放这儿,过一段时间又不见人了。 ”这名保安告诉记者 ,“我们上学就看不到她了,她一般放了学,或者说晚上的时候会来。开学她就不在这里了 。主要就是上一个月 ,她在这儿呆了一段时间。”


这名保安表示,自己平日里并不太关注她,至于她为何离开 ,他也不太清楚。目前,海华小学里住着附近新冠感染者中转站的工作人员 。他只是平日里见女人会将衣服和被子放在这里。


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,电话亭旁有个“方舱” ,有传染风险 ,人们曾多次劝她离开,但她一直未离开。相关部门也曾表示,给她安排一个包吃包住的安置点 ,但她不愿意去,就自己带着狗走了 。4月29日,曾有人安排她前往救助站 ,她不去,也给她找了宾馆,她也不去。


据了解 ,这名女士在打浦桥附近出现,已有两三年。最近,她每天会去打浦桥派出所接水 、用厕所 ,派出所也会给小面包、小零食 。


5月3日晚上,一名医生路过打浦桥派出所门口时,遇见了她 ,再三劝说她 ,前往“包吃包住 ”的安置点,并询问目前她晚上住在哪里 。她表示,“别管我住在哪儿 ,我不生病,我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就可以了 ”。在那名医生问及“你需要帐篷吗”时,她表示“需要帐篷”。医生则答应 ,“我给你一个帐篷 。 ”


5月3日这天,有附近居民送给她一袋儿食物,有饼干、酸奶 、火腿肠 ,并用便签留言:给你和小狗,望安好。当晚,打浦桥派出所民警提供了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 ,她自行检测后,结果呈“一道杠”,即“阴性”。


后来 ,她挎着包 ,拎着水和好心人送的物资,牵着小狗离开了 。


以下是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与她的对话:


记者:你之前为什么会住在电话亭?


电话亭女士:住电话亭是因为我租房子暂时没租好嘛。然后我(疫情)一搞就不太好租。上海嘛,寸土寸金的 ,尤其那是市中心 。那个地方是学校,非常非常清静,虽然只是一个平米 ,但是它是免费的,而且又不是群租房。很清静,我是挺喜欢的。


4月1号开始 ,这里开始隔离嘛(记者注:4月1日起黄浦区开始实行封控管理,居民足不出户),然后就不愿意再挪地方嘛 ,折腾来折腾去的 。


记者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电话亭里住的?


电话亭女士:(2022年1月)小年夜的时候就住啊,一直住到年十五(2022年农历正月十五)。孩子们开学了,我很早就出去了。不到6点我就走了 ,环卫工人4:30起来 ,我5:00就起来了,5:30就挪了 。晚上10点多钟以后,没有人的时候再过去 ,然后眯几个小时 。也没有人说我。


我白天在外面,比方说图书馆,或者是做点我自己的事情。我常去上海市图书馆 ,或者是福州路的那个书城,现在在装修了,福州路的书城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 。


去年过年 ,我是在西藏南路一间森林酒店(记者注:一间森林青年旅社,位于黄浦区西藏南路1332号)过的。它是学生公寓,一个月1000多块钱吧 ,也不贵。我恰好那一年春节的时候,在那儿享受了一个VIP,四个人的房间 ,只有我一个人住 ,才60块钱,还有人打扫卫生 。


今年呢,我就想换一个方式 ,在电话亭过一个新年。所以从小年夜就开始住嘛。


但是这一次,4月1号到18号,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呀 ,你也不能挪动了呀,你住酒店也住不进去了,只能是简单这样 。


(记者注:黄浦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3月29日发布消息称 ,黄浦区于4月1日凌晨3时至4月5日凌晨3时,实施全域封控管理,期间全区所有住宅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 ,所有人员足不出户。不得擅自走出家门到楼道、地下车库、露天区域等小区内户外空间活动,包括散步遛弯 、运动健身 、逗遛宠物、集聚攀谈、吸烟晾晒等。)


记者:过去这一个月你是怎么过来的?


那(电话亭)附近有一个可以插座,可以煮开水 。烧一壶水也就两三分钟 ,水开了 ,我的面条也熟了,然后弄点儿自己带的豆瓣酱,吃就可以了。早餐就是热乎乎的水煮面 ,中餐盒饭有菜,吃的营养挺好的。


现在一盒盒饭最少也要25块钱,是很贵的 ,有吃的就不错了 。他们(警察)一顿不吃的话,那么我一天的饭就出来了 。就是没地方洗澡。那段时间上海挺热,我有两个桶 ,就烧点水,小狗洗澡可以,我简单洗个头。这个18天坚持下来了 。


也就拉撒麻烦点 ,就用塑料袋接嘛。附近的卫生间不允许用。环卫工人也挺好的,他给我很多袋子,黑袋子 ,袋子装完就放那儿 ,喷好消毒液拿走就可以了 。


一直到4月18号,那里开始(建)方舱嘛,有人往里建帐篷 ,我就早晨跑出去,晚上跑回来,我也担心 ,都是穿着防护服进进出出。他们(警察)给我送吃的,盒饭 、馒头、鸡蛋、面食啊,(我不在)就给我放在我那个筐里头。我那个筐放在那儿 ,总是满满的,都是别人给 。


晚上我睡觉,脚伸(电话亭)玻璃上 ,睡着舒服一点,狗也睡里面。反正是免费的嘛,那附近有小狗狗的宠物店 ,3个平米就要198(元) ,电话亭那么大的(地方)一天也至少小60(元)。那个地方(电话亭)就是下雨有点漏水,因为它四处都通风,但比群租房好多了 ,空气流通挺好的,不容易生病,就是小了点 。


刚才我在前面坐的 、和小狗吃饭那个地方(斜土东路一家歇业的房屋中介门前) ,环卫工人跟我说,晚上就有一个送外卖的在那睡觉。有的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呀,很简单嘛 ,想睡觉倒头就睡,起来就拼命挣钱,这不也是生活嘛?


记者:他们为什么让你离开那个电话亭?报道上说 ,他们动手了。而且我看到有视频 。


警察赶我走也比较正常,一个铁栅栏里面就是医院 。那么多的阳性在里面,我在外面 ,如果消毒杀菌不够的话 ,它也会出现安全问题的。这个警察这么做的话,我从警察的角度上来说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
最主要的是,黄浦区目前疫情很严重 ,我身体能这么健康地生活,挺感恩的 。


那儿(电话亭)距离方舱就是一个铁门,我在那儿住也是不是不太方便?早早晚晚都得要搬 ,也不可能永远在那儿。他们其实一直就不喜欢我在那个地方,只是我本人喜欢清静,而且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免费的地方。


他们只是告诉我不在那个电话亭(住) ,我可以在别的电话亭 。(附近)电话亭倒是有,不一定清净,周围的店铺很多的话 ,人家店铺里头有贵重东西的话,我们要在旁边住着也不是太安全,人家还担心这个那个的。一直没有(找到)太合适的。


我跟黄浦区打浦桥街道的这些警察关系都挺好的 ,可能多少也有点摩擦 ,但是这个不是主要问题 。现在主要的问题是,这个城市,我希望上海加油。


警察他们吃那个早餐 ,什么酸奶啊,牛奶啊都会送的。我的零食,基本都是警察给的 。可能也会有一些磕磕碰碰 ,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。反正已经都不在那儿了。


我来上海有20年了,上海其实给予我很多 。无论是思维方面,还是教育方面 ,还是金钱方面,我都收获很多 。我很感激这个城市。在上海,爱上海。


(记者注:5月3日晚 ,海华小学马路对面的汇峰鼎园小区微信群里,有曾拨打过12345热线反映“电话亭女士 ”情况的小区居民发消息,讲述该女士的情况 ,并转述12345热线的回复:该女士已在我们对面露宿两年多 。在此期间 ,也交流过,该女士有良好的教育程度,大学本科 ,但因为不愿透露的原因,拒绝了前往安置点的建议。但到万不得己的情况下她也会自己前往派出所寻求帮助,派出所在封控期间也多次前往电话亭与她沟通 ,未果,包括这几天,虽然没在我们这里 ,但还在斜土路附近。就在今天,派出所也给该女士做了抗原(检测) 。当然,派出所表示 ,由于防疫任务艰巨,人员压力巨大,29日凌晨的确处理得有些过激 ,对当事民警也会严肃处理。)


记者:他们说 ,给你提供“包吃包住”的地方让你去,你拒绝了?


电话亭女士:我这个人,活得简单才能活得自由。我觉得世上没有免费的东西 ,也不太占人家的,我总是要偿还的,对吧?


人嘛 ,越简单越好 。越简单,你不欠别人的,你反而可以洒脱地去生活。你住在酒店里 ,毕竟人家酒店可以出去卖钱啊,那为什么你白吃白住啊,对吧?或者我能帮酒店干点儿什么 ,那我住的酒店也还是值得的,对吧?我给你提供不了任何的帮助,(不能)白住人家酒店。


今天 ,有一个男的说有临时安置点 ,我不愿意去 。那儿人太多了,再有(安全)问题怎么办。


我呢,就是一个挺简单的人。现在挺好的 ,吃得饱,穿得暖,健健康康就可以了 。身体一直很好 ,核酸检测也都是ok的 。


记者:是不是有一些人会送你一些吃的东西?


电话亭女士:吃的可能比我自己花钱买的时候还要好一些啊。(今天的是)疾控中心的医生送的(记者注:黄浦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斜土路上)。这还有牛奶面包,饮料,水 。她们都一个月都没有回去了。其实他们(医护人员)也很不容易 ,他们穿着这个服装,然后洗个手,核酸检测 ,我看光脱那个外套,就要洗7次手。


记者:你的狗狗叫什么名字?


电话亭女士:她叫丽丽,美丽的丽 ,丽丽今年不到1岁 ,我捡它的时候,它是一个半月,然后养了它8个月 。我捡它是去年9月11号 ,那天恰好是“911”,下大暴雨(记者注:2021年9月11日10时56分,上海气象台曾发布暴雨蓝色预警)。我给它打疫苗的时候 ,它还很小嘛,宠物医院根据它的牙齿判断它的年龄,一个半月左右。


两个月的时候就开始打疫苗 ,那种三个星期打一次的,一共要打三次,连狂犬(狂犬病疫苗)都打了 。它挺乖的。它一直陪着我。它是我最喜欢的狗狗 ,也是我最亲的狗狗 。


它是在打浦桥派出所对面的宠物店边上捡到的,我对狗狗说我领你去看看,是不是他们(宠物店)丢的 ,或者有人认领。人家说不曾发生这样的事 ,我很难过。


我知道它喜欢吃肉肉,有的时候我会去捡人吃剩的盒饭当中的肉肉给它吃 。(记者注:记者跟她聊天时,她正从盒饭里把肉挑出来 ,用叉子喂她的小狗)它身上的衣服是人家给的,我只是给它买些狗粮 。


记者:你有多久没回家了?


电话亭女士:上次回家是2020年11月19号,12月18号回到了上海 ,然后就再没有出上海。我是山东人,70年生的,结过婚。你回到了那个地方的小城市 ,你会觉得就像掉到一个坑里一样 。目前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想家的概念了,我在这待的时间长了。


家人会觉得我很不成功,然后又很苦 ,还厚着脸皮在上海,但是我没觉得太苦。反正来上海嘛,外地人肯定要吃很多的苦的 ,这是必须的 ,就像你们到北京一样 。北京我也去过,清华、北大、颐和园 、鸟巢,这些都去了。北京太大了 ,我坐地铁都有点儿晕。


外地人在上海,首先要听得懂上海话,然后慢慢感受这个城市的文化底蕴 ,浦东和浦西不一样,“上只角 ”和“下只角”还不一样 。“上只角”就像北京三环之内,那个都是好地方。


我本科毕业 ,学化工的,(之前)是做国际物流的,后来来上海做外贸。之前做国际物流的时候经常来上海 ,因为容易爆仓,就来处理一些情况 。上海其实生意机会挺多的,这个城市大嘛 ,它那个力量在那儿 ,轻易也不会倒下去。(我感觉)这次疫情对上海来说影响也不会太大。


我以前在商场里的专卖店做导购 。如果有合适的店,我会做一些“外贸尾单 ”,无论是服装还有鞋啊 ,或者把老家的一些产品介绍到上海来,好一点的(产品)啊 。我其实生活质量还可以的,我做服装的嘛 ,肯定喜欢大牌了。这(外套)是Chocolate的,这包包你看(MK的),是不是不太差。我这个帽子也是品牌的 ,这个羊毛衫也是,差就差在这个鞋上,鞋不是特别好 ,要是配一双好鞋的话就好了 。


我来上海20年了,20年当中的头一次感受疫情下的上海。在疫情当中,我其实接触的也不是完全的上海 ,因为疫情当中上海都在隔离嘛。但是也感受到了人和人之间的关怀 。


昨天一个上海人他就说 ,他买了3根黄瓜,4个西红柿,3个土豆 ,总共花了53块钱,平时可能也就十多块钱。但是对我没什么影响,我一个馍馍、一点儿咸菜 ,一顿饭我吃得挺好的。所以对我来说,无论是好与不好,没什么太大影响 ,可能因为疫情我还天天喝牛奶了嘞 。


记者:您多保重身体。


电话亭女士:你也在网上帮我说一声,非常谢谢。感谢广大网友对我的关心,我会在上海加油的 ,也希望你们更多地关心上海这些疫情,给上海这些老百姓提供更好的帮助 。然后上海加油。在上海,爱上海 ,我喜欢在上海这个城市。我建议 ,你晚上7点以后,沿着黄浦区的街道走一走,看看市井当中的普通老百姓、外地人 ,或上海人,你会觉得他们比我有采访价值 。

国际物流电话亭女士
郑州富士康回应高速路口“招聘抢人” 五一票房惨淡,拿什么拯救电影院?

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